当前位置:ABC小说网>都市小说>书名号不死城书名号> 不死城 · 云中(十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不死城 · 云中(十)(2 / 2)

他忽然用意识对苏紊说,我们就像两个土鳖。

他们笑了很久后停下,房间里静悄悄的,苏紊也用意识回答他,你看,这样一直宅着,衣食无忧,荣华富贵,有什么不好的?

自从那次与信使对话后,苏祁和苏紊似乎达成了一种无声的默契,把当晚的事情如实记录给军方后,谁都没有再提起过信使,但是他们试着彼此用这种方式聊天,到了现在已经有些熟练了,但还只能聊天,有时候可以感受到些许对方没有想表达出来的意识,但那需要对方始终在思考。

苏祁之前和苏紊说,这个好像只有我们能做到。

军方始终没有给出一个解答,但事实似乎确实如此。楚林后来告诉他们,在背着苏祁逃出去的那个时候,他只感到有头疼,完全没有接收到什么信息。

苏紊又倒了一杯红酒,喝了一口之后,苏祁又夺去喝了,他今晚喝了不少酒,感觉头有些晕乎乎的。

“我前几天都失眠了。”苏祁喝了酒以后声音低低的。

“喂,你可是睡床的。”苏祁的腿还有伤,苏紊这几天都是睡沙发的。

苏祁继续喝酒,也许他想让自己醉一些,就可以睡个好觉。

他的脸红红的,轻声问苏紊:“你晚上会想什么事情?”

“我才不会想事情,我倒下就能睡着。”

“我会想。”苏祁把酒杯放下,眼神有些失焦,“我有时会想起老石,还有弥生和她的妹妹,以前我们都在一起的,你还记得么?”

苏紊楞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苏祁继续说:“如果他们后来没有搬走,现在可能也和我们在一起,我们在这里打牌、下棋,和以前一样。有一天晚上我在想,如果真的是这样的,他们会被炸死吗?如果他们和我们一起在逃,却没能活下来,我现在会怎么样呢?”

“你不要想这些呀。”苏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“但他们现在应该都好好的。”苏祁顿了顿,“可是还有很多人,其实和我们没有那么多关系,我们只是认识他们,你会想起老罗么?”

苏紊有些尴尬地说:“我,想起他干嘛?”

老罗是他们的一个同学,人长得很高,从挺久之前就开始喜欢苏紊了,这是学校里大家都知道的公开秘密。老罗的人缘不错,很多次过节的时候,他准备了礼物带着一群人和苏紊表白,但苏紊从来没给他过好脸色,他越是殷勤苏紊就越不理他。

苏祁有时候猜,其实学校里喜欢苏紊的男孩子应该不少的,苏紊长得很好看,性格又很温润,这些苏祁都知道。那些人中,有的就混在老罗表白助威队里面,看看会是什么结果,然后打起自己的小算盘,苏紊总是会收到莫名其妙的东西。可他和苏紊太熟了,在外面怕引起误会,他都叫她姐姐,正好他们是同姓的。

苏祁沉默了片刻说:“没什么,我想起他也在之前被征召的年龄里。”

苏紊怔了一下,看苏祁的眼神似乎从一种情绪转变成了另一种情绪。那句话的意思也就是说,他早就在最开始的爆炸中,永远不再完整了。

“唔。”苏紊低下了一些头,“可是我们也做不了什么的。”

她忽然站起身,慢慢走到苏祁身边,把他的头轻轻抱住,靠在自己身上。她略微蹲下一些身,散下来的头发触到了苏祁的耳朵,痒痒的,她像絮语一样说:“不是你的错。不是我们的错。”

苏祁的头发不短,摸起来毛茸茸的,有很多时候他都没有把这些告诉苏紊,在那些极为真实的错觉里,他就把苏紊看成了自己真的姐姐。可是他不会说出来的,从来也没有流露过,好像有某种暗流下的危险。

他没有回应苏紊,而是撑着椅子的把手站起来,房间里开了空调有些冷,苏祁把一条毯子披在了身上。他们是如此熟悉的两个人,曾经有多少次在一起行走、思考,在苏祁狭小的房子里听雨,只要呆在一起就能把整个复杂的世界隔绝在门外,清晰地感知对方也感知自己,时间犹如被施加了魔法,有时候苏祁也会想,如果那样的平静可以永远延续就好了。

可他现在有些感觉不到那份熟稔的平静,他的记忆混乱如践踏而过的马匹。头实在是太晕了,可他是自己喝了那么多的酒,这并不容易。

他在心里又告诉自己一遍:“这并不容易。”

苏紊看着他背对着自己在沙发上缓缓坐下,然后伏倒成躺的姿势。

“我好困,今天你睡床吧。”他的声音有些虚弱,“姐姐。”

苏紊想走过去看看他,她在心里犹豫了很久,最终没有踏出脚步,苏祁的背影是小小的,裹着深灰色的毯子,后脑上毛茸茸的头发像一颗安全的球,可是苏紊现在心里震荡。

她把灯都熄灭了,帘缝里露进绯红的光线,她知道那是什么。

那些红光照着她的身体,她轻轻抬起一些手腕,看了一眼表上的时间,在心里默读一遍。

上一页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